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党群工作 >> 档案学会
无锡人设计了“亚洲第一巨舰”定远号
【信息时间:2013/3/11 阅读次数:】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

 

无锡人设计了“亚洲第一巨舰”定远号

 

他和其父还造出了我国第一艘蒸汽机轮“黄鹄”号,后人追述先辈“科技强国梦”

 

 

 

现代复建的“定远”舰依然可见当年“亚洲第一巨舰”的气势。 (资料图片)

 

 

父亲徐寿

 

 

儿子徐建寅

 

 

徐氏父子造的第一艘蒸汽机轮“黄鹄”号。

 

 

 从最初的造船航海,到工业革命后将海战船作为研究重点,再到现在维护海洋安全的航空母舰,古往今来,这些船舶史话,无不承载着人类征服海洋的梦想。中国近代史上,最初造出“黄鹄”号轮船的无锡徐寿父子开始了近代国人征服海洋的梦想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徐寿的儿子徐建寅秉承父业,力主建造了北洋水师的主力定远舰和镇远舰。

近日,扬子晚报记者在无锡市北塘区档案馆看到珍藏的相关档案资料,也有幸见到了徐寿的第五代孙徐泓,听他讲述了祖辈们从未停止的科技强国梦。

初涉造船

试造安庆小火轮

曾国藩看后大加赞赏

19世纪中叶,帝国主义发动的两次鸦片战争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清政府的大门,清廷开明人士建议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。湘军将领、洋务运动首领曾国藩同太平天国交战过程中,看到刀枪剑戟远逊于洋枪洋炮,对西方兵船的威风凛凛印象深刻。因此,1861年曾国藩驻营安庆后,设立了军械所,招揽制器之人,打算制造枪炮和轮船。1862年,无锡徐寿、徐建寅父子被选中,徐寿带着17岁的次子徐建寅,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走上历史舞台,前往安庆军营,开始了海洋梦的追求。

同年三月,徐寿接到试造蒸汽机轮船的任务,着手试制轮船。蒸汽机的部分是由华蘅芳完成的,轮船绘图、施工由徐寿负责,而其子徐建寅则“屡出奇思而佐之”。就这样,经过几个月的艰辛付出,便造成了一艘木质暗轮(螺旋桨推进)的小轮船,但是试航时仅行驶一华里就停顿了。档案资料中,曾国藩在《新造轮船折》中说:“同治二年间,驻扎安庆,设局造洋器,全用汉人,未雇洋匠,虽造成一小船,但行驶迟缓,不甚得法。”此船便是徐寿新造的安庆小火轮,徐寿很快查明原因,并对蒸汽设备加以改进,使轮船可以连续航行,试造、改进、试航之后,宣告试造成功。曾国藩看到后,大为赞赏,表示将继续放大续造。

现为徐寿研究会副理事长的徐泓,对于祖辈的这段造船经历了如指掌。为何徐寿和徐建寅同时被选中,双双在造船史留名青史呢?徐泓对记者说,徐寿对科学技术有着极大的兴趣和追求,而次子徐建寅从小聪明伶俐,跟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,见解独到。“徐寿去哪里都会带着次子,徐建寅既是他的儿子,又是他技术上的得力助手,当父亲在技术上遇到难题时,徐建寅经常帮父亲出主意,对父亲非常有启发。”

徐泓说,徐寿从小就注重培养徐建寅的科技兴趣,对他日后的科学探索影响特别大。“徐建寅小的时候,听说太阳光有七种颜色怎么都不相信,徐寿于是便想通过实验来证明这一点,徐寿找来正方形的水晶图章磨成菱形,把窗帘拉好只留下一个小洞,放置水晶图章,让太阳光线照进来,果然显现出了七种颜色,徐建寅看得目瞪口呆,对科学技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”。后来,徐建寅一直跟在父亲身边,学习各种科学技术,成为父亲的得力助手,并跟随父亲一起进入安庆军械所,一起造了安庆小火轮,受到褒奖。

一举成名

提到徐寿和徐建寅二人造船成就,不得不提到黄鹄号。档案资料显示,1864年,军械所由安庆迁往南京。曾国藩下令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制造轮船。曾国藩先后捐出白银8000两,徐寿与徐建寅在南京开始研制一艘大型的明轮式汽船。

1865年,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艘蒸汽机动轮船终于试航成功。曾国藩亲自命名为“黄鹄”号(见下图)。此轮船采用明轮推进,并改低压蒸汽机为高压蒸汽机,船载重25吨,船长55华尺,全部器材,连同螺栓、活塞、汽压计等,均为徐氏父子亲自监制。

档案资料中收录着这样一篇文章,美国人戴维•莱特在《19世纪西方科学在中国:徐寿和徐建寅》中称:“三年内掌握这种技术,不论何种标准,都是非凡的成就,此事亦说明,徐寿与他的同事们在从事这项事业时,其科学早已有多深。”而当时上海的《字林西报》报道时,发出了“中国人创造力之成功”的惊叹。

“黄鹄”号轮船建造成功后,轰动全国,同治皇帝御赐“天下第一巧匠”的匾额,这本是徐氏家族至高无上的荣耀,但徐寿却不愿拿出示人。徐泓说,徐寿不喜欢这个“天下第一”,因为在他看来,轮船在世界各地已经穿梭了半个多世纪,而清廷还在关门自称第一,会遭到洋人耻笑。

“黄鹄”号建成之后,一直作为曾国藩个人私用。1867年,驶往上海,转交给江南制造局,从此便搁置在码头,由于缺乏合理的维护,不过三年,船壳多处渗漏,沉没于黄浦江。

巨舰之梦

徐寿父子建造成蒸汽机船之后,更加受到清廷重视,不久,便参与兵船的制造。

档案资料记载,1866年,徐寿、徐建寅奉调江南制造总局参与创办事宜,徐寿任首任襄办、总理局务。二人不负众望,率几名洋匠和诸华工自行建造我国第一批兵船、舰艇。如明轮兵船“恬吉”(惠吉)号,以及“操江”、“测海”、“威靖”、“海安”、“驭远”号,造出的兵船大小、吨位、航速等逐船提高,一艘比一艘好,为中国近代海军提供了自制技术传奇。后来他们二人又制造了铁甲船“金瓯”等舰,积累了大量的制造铁甲船的经验。

徐泓说,从1875年开始,徐寿与徐建寅两个人开始分开做。徐建寅离开上海,奉调创办山东机器局总办。其父徐寿将全部心血倾注于翻译书籍、科学教育以及科学宣传普及事业上,在上海参与创办了中国近代第一所教授科技的学校——格致书院。

档案中至今保存有当时徐建寅建造“定远”舰的相关资料。资料显示,1879年,徐建寅奉旨前往德国等欧洲诸国,作为二等参赞,对英、法、德等几国的铁甲船进行调研和考察。在徐建寅的《欧洲杂录》中,记述了在德国考察时间最长,技术内容最多,在调研铁甲船方面,它的范围、深度、广度、系统性已经远远超越了调研本身要求。

徐建寅的分析论述,为定造铁甲船的主张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,也提供了优化组合设计的最佳方案。后签订合同,按徐建寅的设计,定造了两艘铁甲船“定远”号和“镇远”号,设计标准超过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“英弗来息白”号和“条理由”船,这是19世纪中国科学技术史上的重大事件。

这两艘铁甲船驶回国后,遂编入北洋水师,为旗舰“定远”号、主力舰“镇远”号。据历史资料记载,“定远”、“镇远”二舰不但是北洋水师的主力,更是当时远东最大型的军舰。“定远”舰集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舰的优点,被誉为“亚洲第一巨舰”,成为当时各国海军效仿的对象。

根据徐泓掌握的资料,徐建寅造成“定远”舰后,在政治上也受到当时清政府的器重。在1891年时,他研制出了无烟火药,而就在这次制作火药的过程中,因为火药机器爆炸因公殉职。